振华重工(600320.CN)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时间:20-05-05 10:51    来源:和讯

中路的“高空发电梦”还要做?

近日,中路股份(600818,股吧)(600818,SH)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9.5亿元投入100MW高空风能发电项目,该项目预计总投资额为9.715亿元。

对于本次募资的原因,中路股份在预案中也表示,公司目前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差,发展遭遇瓶颈,为摆脱主业疲软的现状,亟需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看起来,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将成为上市公司扭亏的“救命稻草”。事实上,中路股份看中这一项目已有多年,但实施进展却始终并不顺利。

作为上市公司为实施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在2015年即设立的项目公司,绩溪中路目前仍“处于项目前期建设阶段,尚未开展经营业务”。

押注高空发电陪跑5年

早在2014年12月,中路股份就曾计划募资20亿元投入400MW高空风能发电项目中,但2年后因未获政府立项批文最终流产。2017年8月安徽省发改委同意按装机容量100MW一次规划,分期实施。于是公司决定项目1期规划装机容量10MW,并于2019年将项目概算从0.93亿元调整为1.75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发现,对比两次募资预案,除装机容量受限外,预测的财务内部收益率也从32.35%下降至12%,投资回收期则从4.86年(含建设期)延长至约7.36年。

项目预算一直变、建设工期一直拖,高空风能发电到底靠不靠谱?

这还得问问中路集团实际控制人陈荣。2009年,陈荣出资现金人民币5000万元与张建军、邹南之等4名共同创业者合作设立广东高空风能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高空”),开始涉足高空风能发电领域。

出生于1954年的张建军现担任广东高空董事长兼总经理。2004年他开始研究高空风能应用,2009年携“天风技术”回国。中路股份公告称广东高空是目前国内唯一从事300米~10000米高空风能发电技术研发、发电系统设计和高空风能发电站建造等业务的企业。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2010年4月,首台高空风能发电系统原理样机成功研制。不过,张建军同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谈起项目自获得5000万投资后,曾希望寻求广东当地政府支持却意外被否,当时专家组的结论是“理论上可行,产业化极其漫长”。3月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广东高空,但未能联系上项目负责人。

直到2012年,该项目在安徽芜湖开启产业化进程。2014年11月,芜湖2.5MW试验电站项目动工建设,当年12月,陈荣将持有的广东高空58.041%的股份卖给了中路股份。2015年5月,中路股份又收购张建军、邹南之手中4.8%的股份。至此,中路股份持有广东高空的股权比例为62.841%。

2015年5月4日-7月12日,芜湖2.5MW试验电站建设后进行了9次放飞发电运行,放飞运行高度为132米-488米,累计发电量3.1万度。根据中路股份此前公告,最近一次集中升空试验发电发生于2019年2~3月。

受此概念影响,2014年~2015年间,中路股份在资本市场表现十分活跃,股价节节攀升,一度冲破70元/股,但伴随着对该项目的一些质疑声,投资者开始回归理性,2015年11月后,公司股价逐步下挫。

  中路股份近10年股价表现
  中路股份近10年股价表现

项目推进缓慢

那么,高空风能发电技术的含金量究竟如何?

早在2016年,全球就有超50家企业在从事高空风能发电相关的研发工作。从理论而言,高空的风能密度是低空风能的数百倍,因此中路股份在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中的研究性阐述也一度成为国内资本市场追捧的对象。

可是商业化之路并非坦途。从2.5兆瓦到百兆瓦,中路股份走了很久。

百兆瓦的高空风能发电站项目最终落户安徽省绩溪县,2015年2月绩溪中路成立,同年7月及9月,绩溪县人民政府官网披露了两次高空风能发电项目的环评公示,结论称在采取评价建议及设计要求措施的前提下,该项目符合产业政策和发展规划,项目选址合理。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绩溪县人民政府官网 截图

然而立项批文却迟迟未到,以致中路股份到期终止了此前一次的非公开发行方案。

2020年3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绩溪县招商引资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问起了该项目的最新情况。他表示,由于涉及空域的相关法律,绩溪中路的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在国家发改委立项部门走了五六年才得以核准批复。该负责人还透露,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在引进后,由当地发改委负责推进。

3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项目现场,只见大门紧闭,空无一人。记者看到,主体建筑仅浇筑了一层混凝土框架,脚手架尚未拆除,内部是两堆木材;北侧挖了一条沟渠,数十堆渣土无人清理;西侧的加工点散落着大量锈迹斑斑的钢筋,混凝土搅拌机内装满雨水;南侧的项目工地门口的告示牌上,一幅施工注意图和一副鸟瞰图早已褪了颜色。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绩溪中路项目现场 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项目工地内还建设了两排员工宿舍,不过记者透过玻璃并未看到床铺、桌案等生活物品,只有几顶安全帽和一台饮水机。在两排员工宿舍中间是一方“奠基”碑,可是已经被大量杂草掩盖。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奠基”碑已经被大量杂草掩盖 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3月22日,记者来到绩溪中路注册地址绩溪县华阳镇锦屏路金边工程一号楼,发现这里无人办公,大门已经落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饮水机内还有半桶水。

隔壁商家告诉记者,此地的办公房均由绩溪县工商局提供,3年内房租免费,绩溪中路有2间并列办公房,二楼曾有人住宿,已经于2019年11月搬走。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绩溪中路办公点大门已落锁 每经记者 黄鑫磊 摄

该商家称,2019年绩溪中路有三、四名行政人员,加班加点情况比较多,过年时由于疫情关门。如今绩溪县已经成为低风险地区,商店、餐馆等从3月10日开始陆续复业,但绩溪中路至今很少有人过来。

绩溪县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该事件比较敏感,且拖得时间比较长,不方便具体回应,但确信县政府未对该项目有所补贴。

而根据中路股份2014~2016年财报显示,上市公司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1.28亿元、1.76亿元、1.65亿元,与此同时扣非净利润连年亏损。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中路股份扣非净利润连年亏损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

显然,主业不赚钱,副业急用钱,没有补贴、募投又一度终止,可以肯定的是,仅凭中路股份自有资金并不足以支撑建设这样一个项目。

“砸锅卖铁”搞“天风”

虽然缺钱,但中路股份对高空风能发电项目一直“痴心不改”。近两年,从公司不惜拿出40个商标来换取项目资金的举动来说,的确是对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异常重视。

中路股份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以40项注册商标作为融资租赁标的物,向融资租赁公司进行融资租赁借款。在2019年6月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中路股份表示实际可用资金为9075万元,主要补充流动资金和用于高空风能的研发所需。

另外,出售权益性投资资产也是中路股份采取的“抢险”方案之一。在货币资金吃紧的情况下,2019年12月中路股份发布公告,决议将公司持有的云帐房及英内物联部分股权以其当前估值出让。

根据中路股份2019年年报,英内物联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0亿元,净利润为3830.81万元,按权益法下公司报告期内确认投资收益为1072.66万元。

就资产出售的最新进展,中路股份表示已约定以1979.45万元协议出让英内物联3.0453%股权。此外,公司还拟以6500万元协议出让其10%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仍将持有英内物联15%股份。

中路股份在2020年1月回复上交所关于出售资产事宜的问询中表示,由于公司存在短期资金压力,近十年来不断寻找第二主业方向以改变主营业务逐年萎缩的现状,目前公司正致力于高空风能发电与莱迪科斯靹米皮的生产加工及销售,以上业务都需要不断投入资金用于相关产品的研发与运营。

但这些依旧无法填补资金缺口,于是募投预案几乎是不出预料地来了。此次方案与以往不同的是,本次募投项目已经取得安徽省发改委的项目立项批复、宣城市生态环境局对于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批准及相应空域使用权的批准。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安徽省发展改革委官网 截图

关于项目的进展,中路股份曾在今年2月的公告中称,高空风能发电站项目一期主厂房桩基础已完成,电控楼建设已经结构封顶。交由振华重工(600320)(600320,股吧)负责提供的地面机械系统,部件已基本加工完成。其中2台套的摩擦绞车及容绳绞车已经完成装配待调试。另有4台套设备,只待首2台套试车完成后,进行精加工即可装配。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中路股份关于绩溪高空风能发电项目进展情况公告 截图

不过,目前公司仍需进一步完善项目主厂房的整体施工、电控楼的收尾以及厂区的各项基础设施的建设等土建工作,此外项目所需的发电机、变电器、升变压设备及空中设备(氦气球、伞组和驱动等)暂未下单;振华重工的地面机械设备生产完毕,但仍待组装和调试。

还要多久才能产生效益?

据绩溪县人民政府官网披露,2018年1月30日,绩溪中路高空风能发电项目开工奠基,第一期工程建设工期3年,总投资12亿元。2019年5月16日,绩溪中路召开项目推进大会,称有望于2020年建成投产。

“天风发电”尚能饭否?主业疲软之下,中路股份重资押宝寻新出路

绩溪县人民政府官网 截图

但上述中路股份在今年2月发布的公告指出,截至2020年2月18日,绩溪高空风能项目建设目前基本处于停顿状态。

绩溪县招商引资服务中心负责人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知道项目已经停滞,“所有招商引资项目都有和政府签署相关合同,包括开工时间等都有约定。一旦项目终止,如果确认是对方的原因或者其他原因,都有一系列条款能够保证政府利益和相关者利益不受损失。在法律层面,政府做得都非常完善。”

从2018年1月至今已超过2年时间,高空风能发电站项目为何迟迟不能建成?除资金压力外是否还有其他问题?记者多次拨打绩溪中路的公开电话以及项目工地负责人的手机号,均未获得回应。

中路股份方面的解释是,自项目进入设计施工以来,公司一直承受着较大的资金压力。项目原计划于2020年3月底竣工并于上半年结束调试并网发电,但因公司资金紧张、银行抽贷等原因,工程进度处于停顿的状态,预计无法如期完成项目的建设。

但中路股份也一再强调,高空风能项目是国际领先的前沿科技,项目本身对于后续资金的需求较大。另外,由于项目地面机械系统属于非标定制产品,加工工艺特殊,供应商需要较长时间排期进行专项生产和测试。

而资金到位后,该项目是否就能顺利建设投产为上市公司增收增效?中路股份在发行预案中表示,公司将加大对高空风能发电领域的投入,公司新能源业务的范围和规模将得到扩展。未来,高空风能发电业务在公司总体业务构架中将成为重要的板块,为公司效益做出重要贡献。

围绕着公司的高空风能发电项目,记者也试图联系采访中路股份,但至发稿时未获得回应。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